首页 > 最新消息
驻马里大使朱立英接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时事热线”栏目专访

2020-02-21
 

  2月19日下午,朱立英大使应邀接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时事热线”栏目专访,与马里基础设施和装备部长迪奥普、前伊斯兰发展银行副总裁西迪贝等嘉宾以及全球法语国家听众重点就非洲基础设施建设等内容进行交流,马里复兴电视台全程报道专访过程。

  “时事热线”是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招牌节目之一,每天早晨八点播出,主持人胡安·戈麦斯邀请嘉宾与来自法语国家听众就政治安全、社会治理和经济发展等热点问题进行交流。现将有关采访内容节选如下:

  刚果金听众阿利多尔:由于路况太差,许多农产品无法及时运往市场销售,一定程度上导致通货膨胀。非洲将建立自由贸易区,如果没有道路设施,自贸区是否将成为空谈?

  朱立英大使:你的问题很好,开篇就是修路,我用一句中国俗语来回答:要想富先修路,这是中国致富的经验,也是中非合作的重要内容。2018年9月,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成功召开,提出落实中非合作的“八大行动”,其中第二条就是实施设施联通行动,这与非盟《2063年议程》目标相契合。非洲大陆自贸区建设正式启动,为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注入强劲动力,也将为中非贸易带来更加广阔的前景。

  几内亚听众莫里:在几内亚,中国公司在当地修建基础设施。作为交换,中国获得了(几内亚)的矿产资源。有人认为是“双赢”(gagnant-gagnant),有人认为是“双收”(donnant-donnant),您怎么看?

  朱立英大使:无论是“双赢”还是“双收”,资源换项目都是一种互利共赢的典型例子。这位听众很了解情况,确实,中几两国政府于2017年签署资源换项目协议,充分发挥双方经济互补优势,将地下资源转化为实实在在的设施和资金,不仅使双方获益,客观上也拉动了其他国家加大对几投资。

  主持人:这些项目是否使这些国家背负了不少债务?

  朱立英大使:对于所谓债务问题,这纯粹是有些居心不良人士制造的错误印象。对于非洲债务问题,我们应该历史地看、辩证地看、全面地看,中国不是非洲国家的主要债权国,更不是始作俑者和主要责任方。有专家估算,中国的债务只占非洲国家债务总额的2%,其余主要来自“巴黎俱乐部”成员。非洲国家从未就债务问题向中方表达关切,俗话说得好,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在我看来,谣言制造者似乎过于操心别人的鞋子了。

  马里听众西拉马迪:我经常听说,非洲许多基础设施如今都是中国人建设的,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非洲国家领导人把这些项目托付给中国人?

  朱立英大使:你这个词用得很好,托付意味着信任(Qui dit confier, dit confiance)。非洲国家信任中国,有历史和现实两方面原因。从历史上看,中方始终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尤其是平等互利和互不干涉内政。中方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重申,中国对非合作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不追求任何特权利益,这得到了非洲国家充分肯定。从现实中看,中国遵从国际市场规律和相关法律法规,体现了中国速度,遵守了中国质量,创造了中国标准,有很高的性价比和竞争力。

  主持人:这是否是中国和欧洲对非合作的不同之处?

  朱立英大使:这可以由非洲朋友们自己来判断。

  马里听众塔伊鲁:我们总听到“中国在非洲”这种说法,但我和我的朋友们对此不太了解,在马里的中国项目有哪些?在巴马科的项目又有哪些?它们的资金从何而来?

  迪奥普女士:这位朋友,当你走上巴马科三桥,你看到了中国项目;当你来到巴马科—塞古公路,你看到了中国基建;当你路过巴马科国际会议中心,你就见证了中马合作的成果……这些项目中都是中方无偿援助,体现了两国兄弟般的情谊。

  朱立英大使:今年是中马建交60周年,中国在马里做了许多事情,也许中国人性格低调,只做不说或者做多说少。刚才部长女士说得很好,马里是中国的传统友好伙伴,去年7月加入了“一带一路”倡议,双方各领域合作都将更上一层楼。

  主持人:中国提供无偿援助,有什么利益?是为了地缘政治和战略布局吗?

  朱立英大使:我不这样看问题。中马之间的友谊可以追溯到马里独立之初,中国作为马里的朋友和兄弟,当然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伸出援助之手。中方始终秉持真实亲诚的对非政策理念,同包括马里在内的非洲国家开展政治、经济等各领域合作。

  布基纳法索听众马马杜:随着非洲人口不断增长,电力需求不断提高,是否应该通过建设光伏电站等方式缓解这种矛盾?

  朱立英大使:电力确实是制约非洲发展的一大问题,非洲许多国家面积广阔,太阳能资源丰富,建设太阳能电站确实是一个选择。正如非洲国家越过固定电话直接发展移动通信一样,非洲国家也可以越过有一定污染的火力发电,直接发展新能源产业,实现“弯道超车”。中方已在马里实施两个太阳能示范村项目,中国政府和企业为此提供了积极协助。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